<small id="2f2s7"></small>
    <strong id="2f2s7"></strong>

    <track id="2f2s7"><i id="2f2s7"></i></track>
  1. <strong id="2f2s7"></strong>

    <acronym id="2f2s7"></acronym>

      <span id="2f2s7"><sup id="2f2s7"></sup></span><span id="2f2s7"></span>

      首頁>文學資訊>文學評論

      情話《紅樓夢》——從“情”的層面對《紅樓夢》原著與87版電視劇的對照評析

      文章來源:陜西作家網發表時間:2022-04-20
        情話《紅樓夢》

        

        ——從“情”的層面對《紅樓夢》原著與87版電視劇的對照評析

        楊若文

         

        

        摘要:“情”分為情感、感情兩類?!霸?0回”中情感存在 6種反應形態,而感情則以親情、友情、愛情3種樣態呈現?!扒椤钡谋磉_體現為作者“情”的融入、作品原材料“情”的攜帶以及對讀者情感反應的引發?!袄m40回”相比“原80回”落差明顯,在“情”的表達上存在諸多不足與嚴重敗筆,但也有著為數不多的亮點。電視劇“前三十集”是對“原80回”內容的濃縮,“情”的表達與“原80回”基本匹配,有著諸多亮點也存在些許不足。電視劇“后六集”除探春遠嫁精彩外,存在明顯缺陷與較多可詬病處。電視媒體的優長發揮與電視劇的質量上乘,引發了播出頻率高、覆蓋面廣、聽眾反映好的可喜現象,空前地拓展了原著的傳播范圍并強化了傳播效力。

        關鍵詞:情感;感情;“原80回”;“續40回”;電視??;傳播

        中圖分類號:I207.411; J905文獻標識碼:A文章編號:2095-6916(2022)03--

        文學作品能動人者,“情”也?!都t樓夢》原著“情”的含量豐腴且復雜多樣,而電視劇也在“情”上大做文章,遺憾的是“情”被“紅學”研究者們忽略了。緣于此,本文從“情”的層面切入,就《紅樓夢》原著與電視劇兩相對照談些拙見。

        一、以情動人,是原著與電視連續劇成功之奧妙

        (一)原著中“情”的充分展現

        1.“原80回”中“情”的類別

        文學作品是用來寫人的,怎么也繞不開“情”。對于“情”,筆者曾在多篇文章中涉及,并做了如下區分:“情”,有情感、感情之分,這兩個不同概念,宛如雙胞胎,易于混在一起難辨難分。(說明:文中的“情”,與心理學意義上的有所區別)因曹雪芹的“原80回”與高鶚的“續40回”有所不同,在此,先從“原80回”說起。

        (1)情感。情感是對外界刺激的心理反應,在“原80回”里引人矚目。第一,其心理反應的類型多達6種:情感濃烈,名列榜首的是寶玉,無論情感反應的熱度,還是感情關懷的廣度,他人莫及。除了對黛玉的愛情傾心外,對少女亦即他眼中的“寶珠”無論誰都有著泛愛。這位男一號,是名副其實的“情癡情種”;黛玉一生與淚水相伴,湘云走到哪兒樂到哪兒,這兩人也算此類。情感冷漠,莫過于寶釵,對于金釧而亡、尤二姐自刎竟也沒有什么悲憫之心,惜春也歸此類。情感撕裂,往往伴隨著感情斷絕后的一刀兩斷,能干這種買賣的,賈雨村也。情感糾結的,乃是元春,她難得的一次省親,既想與親人盡情,拘于“國禮”卻又不敢;賈政既愛子,又怨子;平兒在“鳳姐之威”與“賈璉之俗”的夾縫中小心翼翼地走著平衡木,此三人都有一種既不能偏東又很難偏西的心理矛盾。情感扭曲,要數襲人,扭曲得奴性十足,自我壓抑得不敢活成人的樣子。情感平淡的,必當李紈,對什么都無反應,竟如“槁木死灰”。其中,寶玉的濃烈和寶釵連同惜春的冷漠,在情感反應軸線上處于兩極,作者用寶釵、惜春的冷漠反襯著寶玉的濃烈。第二,情感格外活躍的特性常常轉化為情緒而噴發。寶玉挨打最為典型,賈政耳聞寶玉的這錯呀、那錯呀,又聽賈環的挑撥,幾個刺激接連而來,情感反應急?。河伞皻獾媚康煽诖簟绷⒓吹健懊嫒缃鸺?,大叫‘拿寶玉來!’”父子之情由平日的鼠貓關系一下子滑到了劍拔弩張。賈政此時情感的喚醒水平迅猛膨脹,超過了閾限導致失控對親子痛下狠手。出來勸的王夫人、賈母以及到場的男男女女,無不情感與感情變化迅捷。賈政待情感反應從驟發的激烈狀態漸漸復平,這才產生了悔意,剛剛撕裂了的父子親情也在慢慢回歸。狠打的場面,助推了故事起伏,豐腴了人物形象。眾人探望寶玉時,情感反應平穩了許多,卻也細膩了許多。尤其是寶玉兩條舊絹子的贈送,激起黛玉內心可喜、可悲、可笑、可愧的情感波濤,黛玉在舊絹子上寫下的三首情詩,就是這樣出自肺腑的。無論是狠打的場面,還是眾人探望時的狀態,均是多種情感交織,也引發了觀眾的情感起落。

        (2)感情。指的是心理距離的疏密遠近,包括親情、友情、愛情,可拓展到故鄉情、民族情、愛國情等等。曹公擺出來的,除了寶玉挨打的各種感情臨場表現外,平日的賈府大多為親情撕裂、親情糾結的病態感情:賈赦、邢夫人之與親子賈璉,趙姨娘、賈環母子之與親骨肉探春,緣于認知不同、修養之別而疏離;邢夫人與侄女邢岫煙以及卜世仁與親外甥賈蕓的親情,賈府中唯一跟任何人無血緣關系的尤氏與老尤娘、尤二姐尤三姐的間接親情,也都談不上什么親近。讓人硌眼的,是賈赦為了幾千兩銀子將女兒送入虎口的貪婪無恥,也有將女兒逼上黃泉路的司棋娘的愚昧至極。親情中廣受贊美的母愛,在賈府中的8例中,竟有7例為非正常狀態:賈母的愛中有溺,王夫人愛中含僵,邢夫人母愛缺失,李紈顯拙,薛姨媽顯愚,尤氏甚淡,趙姨娘心兒極偏蠢到家了。唯有王熙鳳為巧姐早早鋪路,愛中有智;賈母對外孫女黛玉的隔代親,算是正常母愛的延伸,賈府總體上正常親情占的比重太少太少。

        說起友情,作為主子的邢、王妯娌間,邢、鳳婆媳間,尤、惜姑嫂間,內心不和或是暗中相斗;最可恨的,賈雨村對甄士隱的淡忘以及對賈政的翻臉。讓人舒心的是,紫鵑對黛玉、茗煙對寶玉一片真摯,倪二對賈蕓仗義,平兒、鴛鴦、襲人同類相惜,鴛鴦對司棋蔭護,大觀園少女們彼此關照,就連社會最瞧不起的優伶蕊官、芳官、藕官也都友誼深厚。

        至于愛情,復雜交織:一是擺出了“容得偷情卻容不得愛情”的怪圈,袒露開愛情面臨的環境惡劣。珍、璉、瑞、蓉等賈家子弟淫蕩不堪,長輩賈赦也是好色之徒。面對“須眉禍水”如此泛濫,賈母一再庇護,卻將健康的戀愛行為看成“鬼不成鬼,賊不成賊”,王夫人也擔心女孩子“勾引壞了”寶玉,處處提防著正當的相愛?!氨幼o”與“提防”顛倒錯位的愛情觀,籠罩在大觀園的上空,沉沉地壓著下面的眾多女子,李紈因愛情的長期失卻而麻木了,妙玉因愛情遙不可及而性格孤僻。二是打破了傳統的愛情表達方式?!都t樓夢》之前小說,大都是“一男一女、一見鐘情、最終大團圓”的套路,且是女慕男才、男喜女貌這般單一,男的甚至只謀一面就匆匆進京趕考,中舉歸來的當晚洞房花燭就燃起來,無暇“戀”而何來有“愛”?而曹公筆下,在愛情惡劣環境下卻是多對情侶并存、長期磨合,其悲劇結局在藝術上也蹊徑另辟。僅情侶數量就多得罕見,除寶、黛,寶、釵外,有小紅與賈蕓、齡官與賈薔、司棋與潘又安;而妙玉、晴雯、襲人對寶玉,寶玉對湘云也不排除這方面情意,連同下文提到的,不下十多對兒。三是愛情波及諸多方面:對愛情阻斷而舍命的尤三姐給予相應描述,多次眷顧到了底層仆人的相愛,女伶藕官先與藥官以及藥官死后又與蕊官同性戀式的愛情也出現于筆下;已婚的賈珍對尤氏、賈璉對鳳姐的離心離意,則應歸入愛情淡到近無的一類。四是寶玉與可卿的關系耐人尋味:寶玉曾在太虛幻境與仙子可卿有過性愛,到了賈府演化為叔叔與侄媳秦可卿的別樣情意,一為虛幻中的可卿、一為現實中的秦可卿,究竟是一人還是二人?虛虛實實又實實虛虛,給讀者留下巨大的品味空間。

        筆下能有上述愛情水平與眾多樣式,可書可贊!曹雪芹給寶、黛注入了最高層次的愛情追求:心心相??!盡管婚姻失敗讓二人撕心裂肺,卻是達到了愛情的本真,品嘗了“有一知已”的爽悅,這在古代愛情描述上是個深度開掘!一言以蔽之,愛情觀的顛倒、愛情環境的惡劣,尤其主子之間親情的病態、友情的疏離,是賈府坍塌的精神層面深層壞根。

        在此,曹公就親情、友情、愛情,在觀念與實際表現上進行了雙渠道的鮮明對比,讓讀者清楚地看到下層奴仆的潔美、上層主子的污劣。他筆下感情的復雜、交織、多變及對其開掘之深,其他小說望塵莫及。

        2.“原80回”中“情”的表達

        三個方面:作者“情”的融入,作品原材料“情”的攜帶,作品文本的刺激引發讀者的情感反應。

        (1)作者“情”的融入,連同材料“情”的攜帶,均是通過人物塑造、情節構思、細節精雕、語言生動準確等等藝術手法來負載并呈現的。曹公的“字字看來皆是血”,亦即脂硯齋所說的“瀝血滴髓”,則是作者情的融入,體現在:既有對美與善的喜愛、贊揚以及對不幸的同情、憐憫、理解,又有對丑與惡的厭惡、痛恨、鞭笞。以人物刻畫為例,“原80回”吸引讀者的,至少有“六最”:善良純潔的平兒、香菱、鴛鴦、紫鵑、焦大最招人喜愛;蒙冤(含被惡待)而死的晴雯、金釧,殉情的尤三姐以及遭暗算的尤二姐最讓人同情;恩將仇報、行為不端的賈雨村最招人痛恨;心胸狹窄而又極端自私的賈赦、邢夫人兩口子以及老女仆王善保家的,最讓人反感;荒淫墮落的賈珍、賈蓉父子連同賈璉最讓人小瞧;復雜而豐滿的人物王熙鳳,最讓人既高看又痛恨,等等。沒有作者濃濃之情的融入,就不會出現打動讀者心弦“六最”。至于作品原材料“情”的攜帶,這在書中多有:比方死比起傷、比起病,“情”的攜帶量就豐富得多,尤二姐遭算計而冤死與尤三姐為愛情的烈死,攜帶量遠非一般的死可比。

        (2)奇招迭出,刺激起讀者強的情感反應。一是情節奇特:大姑娘家埋花瓣呀、撕扇子呀、青天白日躺臥大石頭上呀、燒烤生肉連腥帶膻地啃呀,等等,這些牛不瞧、馬也懶看的玩意兒,人家曹公卻在津津樂道。二是構思奇特:太虛幻境對應大觀園,甄寶玉對應賈寶玉,甄府對應賈府,甄士隱、賈雨村也各有對應,而晴雯之與黛玉、襲人之與寶釵,應視為這種對應的延伸;“前盟”與“良緣”“前生”與“今世”“虛幻”與“現實”彼此交錯;用詩詞刻畫人物與預示未來,給人名與燈謎賦予深意,也很少見。三是主人公奇特:滿嘴呆話卻又“聰明乖覺、百個不及”,與黛玉吵鬧不休早該“拜拜”卻是相戀相依、情摯愛真,與身邊丫鬟有過性行為卻是身處眾多倩女中不淫不穢。主人公乃諸多對立面的統一體,讓人耳目一新。筆者不敢貿然咬定上述三個“奇特”別的小說全無,起碼沒有發現哪部名作曾經這樣。如上這般離奇中帶點怪樣的情節構建,其他作家想都不曾想、想到也不敢為的,人家曹公玩于股掌似的,那么自如、那么生動、那么深刻!撕扇子是損傷財物的造孽呀,連四五歲的小孩兒動一動都要招揍,大姑娘晴雯一撕再撕,卻顯得情有可原且可愛可樂;湘云醉臥、香娃啖膻,大家閨秀“甚傷風化”,卻是自自然然且別開生面。說不亮麗,可乎?重大場面的描述且不說了,僅就典型人物而言,能引發讀者與作者“情感起舞”的,有幾十個近百個之多,占全書400個人物形象的五分之一、六分之一,少也不下七分之一、八分之一。誠然,其他三部古典名著有同樣效應的人物也不止一個,但要說清,早在三部之前,主要人物諸葛亮、宋江、孫悟空等十幾人在民間久已傳誦,并非三部作者個人之功,《紅樓夢》雖有高鶚的心血在內,主要歸功于曹公的十年辛勞。讀者能隨曹公的喜愛而喜愛、同情而同情、憤恨而憤恨,其敬、愛、恨、厭等情感反應的廣度、烈度,在文學界絕對空前!晚清的觚葊在《觚葊漫筆》中感嘆《紅樓夢》“使人生可敬、可愛、可憎、可惡諸感情”??梢?,此書引發讀者情感反應的歷史已歷二百余年,其長度與上文所說的廣度、烈度,同樣絕對空前!

        “原80回”除學者們指出的不足外,筆者閱讀中還有兩個小小遺憾:探春對世事觀察之洞明、應對之妥帖,相比于寶玉傻乎乎地不知所措,實在不像妹妹。薛寶琴的出現與全書內容游離,可做情節過渡人物,對其使用不少筆墨似無必要。

        3.“續40回”中“情”的體現

        學術界對“續40回”爭論不休,有褒有貶分歧很大。筆者贊同諸多學者對其大體肯定的評價,不再重復,這里只想從情的層面與閱讀角度說些感受:延續了悲劇的走勢,大的情節、主要人物與“原80回”略有變化但未走樣,較大幅度改變的諸如鳳姐下場之類的,不是很多。難能可貴、讓筆者高聲稱贊的是,高鶚在續寫中堅持了自己的獨創思路??倘胱x者記憶的瀟湘驚夢、黛玉焚稿、黛玉斷情,均是感情充溢、描述精當。妙玉下棋、瀟湘聽琴、走火入魔三個細節的設置,將這位尼姑面對愛情波濤的沖擊所產生的情感反應和感情變化,表現得層次分明、細致入微。而最讓讀者眼亮心熱的,莫過于“調包計”在“情”的表達上的精彩:得知“寶二爺娶寶姑娘”的消息,黛玉“如同一個疾雷”,除了內心“甜、苦、酸、咸,”“此時反不傷心,惟求速死,一完此債?!币褜⑶楦蟹磻某?、憂轉化到怨、憤的萌生以及愛情的迅快疏遠、割離。心理學表明,久已積加的愛情一旦破滅,由極愛180度地轉向極恨的幾率空前,且在瞬間完成。高鶚筆下的這個驟變,看來突然卻符合實際,有著心理學原理的支撐。黛玉叫人不應的孤單寂戚與人情冷暖,加重了她撕絹子、焚詩稿時的心如刀絞,有氣無力地呼喊了“寶玉,寶玉,你好……”半句,連后面可能要說的“狠心”二字未出口而閉眼了,情斷得決然,銜著憤也銜著恨,催人淚下,令人膽裂!

        對此,書中眾人各有不同的情感反應:獲黛之位的寶釵則是沒有太多同情的“冷”,賈母對嫡孫男與外孫女的內外、男女的“別”以及愛心的“偏”,紫鵑不攀高枝的“直”與對黛玉友情的“真”,其他人趨高避低的“媚”,讓讀者看了個一清二楚。揭開紅蓋頭,寶玉發現不是林妹妹,急切尋找林妹妹、打聽林妹妹、夢中追覓林妹妹的那種“癡”,更是引人矚目?!罢{包計”情感糾結、感情撕裂等等“情”的含量,在全書中實不多見。如果將是否按照曹雪芹的“原意”作為評判標準,“調包計”該受貶斥;若以情的含量視之,卻應贊揚。需說的是,不會像有些學者所認定的這樣就將造成寶、黛婚姻悲劇的罪責甩在“調包計”的推動者頭上,因為搞“調包計”并非個人行為。

        雖有上述精彩,但品完“原80回”緊接著讀“續40回”,如同熱水中的手忽地到涼水中一般,溫度之差是顯顯的。除了廣為學者們詬病的賈寶玉“中鄉魁”、賈政“復世職”、賈府“沐皇恩”“延世澤”、抄家的輕描淡寫以及香菱扶正、巧姐嫁給周家等幾十處硬傷與敗筆外,“情”的表達上的兩大失誤讓筆者閱讀時甚感不爽:其一,黛玉走得那么傷慘,寶玉的思念更應熱熱濃濃、延續久遠才是!而在高鶚筆下卻將思念通過五兒移到晴雯身上,其細節有三四處之多,這樣輕重顛倒的處理,只能讓寶玉背上愛情不專的黑鍋。況且,五兒在“原80回”已死,109回又讓她復活,這不是有意的情感扭曲?其二,對探春遠嫁的描述,前后幾處合起來短至千把字就交差了,粗疏得連一句正面描寫也沒有,是不是在敷衍?后來又讓她以平庸女子的性格在賈府露面。是不是有著貶低的故意?高鶚的敷衍、貶低,反映了他對這一才干出眾的女子不喜歡、不敬重,因而在寫作中缺乏情的傾注。對王熙鳳突出的,是“力詘”?!袄m40回”里女中再無探春、熙鳳這般的干練之人,其他女子形象也都減了光亮,明顯感到高老夫子對女子群體,特別對她們壓倒“堂堂須眉”,有著情感上的不適、不爽、不悅。高老夫子,您何必呢!

        (二)87版電視連續劇從“情”上切入,抓住了《紅樓夢》的靈魂

        共三十六集(為了與原著區分,連續劇序數用漢字標出,下同)的連續劇,因前后兩段質量、風格的差異,筆者將其分為“前三十集”與“后六集”,沒有采納一些劇評論家的“后五集”或“后七集”的分法。這是因為連續劇除了將司棋碰墻由“續40回”提前到第二十九集以及劇組創作的香菱之死列入第三十集,“前三十集”的內容全部來自“原80回”。

        1.“前三十集”是曹雪芹筆下精華的濃縮,而非復制與照搬。很精細呀,可以說該省的省去了,不該省的一字也不棄?!凹t刀子進去,白刀子出來”用的是焦大的原話,因其“紅”“白”二字的順序顛倒,就巧巧地將醉罵中的“醉”表現出來。寶釵看望寶玉時所說的“聽人一句”中的“人”“我們”中的“們”這些含有深意的字也留而未丟。連續劇圍繞寶、黛的愛情曲折與婚姻悲劇以及賈府的興衰而展開,將“原80回”的葬花、撕扇、結社、醉臥、啖膻等精彩場面展現得相當到位,但筆者無意在這方面好話多說。剛才用“濃縮”二字并不準確,連續劇又在“原80回”的基礎上進行了相應改編與創作,這才是該贊的。

        輕寫虛、重寫實,是影視劇揚長避短的優向選擇,原著第5回的太虛幻境也就被擠出了屏幕,這從效果上來看,適合觀眾的胃口,不應受一些評論者的否定。秦可卿之死,因原著定稿前對其改動不小,連續劇依據曹公諸多暗示與學者的研究成果,進行了大的改編,新的創作確不少見:在承載這一內容的第六集中,增進了尤氏追究賈珍衣上夾帶秦可卿簪子的情節,期間又有“賈珍逼奸兒媳”的鏡頭切入,接下來的兩個畫面分別為天香樓門牌與一位女子在黑暗中走向黑暗,這就將原著中隱含的秦可卿自殺身亡亮給了觀眾?!扒椤钡膶用鎻碗s而交織:秦可卿因公公賈珍的淫逼,情感反應是無奈、恐懼以及敗露后因愧自裁,兇手賈珍卻是既不自責又無愧容,接下來的內容與原著相接??辞辶苏嫦嗟挠^眾免不了情感反應激烈,對賈珍的荒淫無恥而又毫無責任擔當,是蔑視、痛恨,攥起拳頭想揍!前文所述原著中寶玉挨打情節中的精彩,也被連續劇第十五集搬上屏幕,且在表達技巧上有著新的亮點:配了黛玉題詩“眼空蓄淚淚空垂……”的畫外獨唱。伴隨獨唱,切入的諸多鏡頭,在追尋著兩人平日不止一次的愛情糾結與纏綿,很是動人。第二十九集將原著分散于好幾回的司棋之死、晴雯之死、迎春回娘家哭訴三者聚集一起,扎堆兒亮出,讓矛盾在交織中波瀾互促,情節也涌向了高峰。下面還有一例,其特點主要體現在對情感變化的及時捕捉:柳湘蓮從訂親到反悔,尤三姐從“每日望著”定情之物到“淚如雨下”、再到自殺,雙方情感變化都是直角式的,連個緩沖的弧度都沒有。面對尤三姐血淋淋的尸體,柳湘蓮不懼被抓,“反不動身”“大哭一場”,口稱“賢妻”“自悔不及”,入了空門終身不娶。二人的情感變化不但出人意料的迅捷,而且在烈度上也達到了頂極。連續劇基本遵循了原著的上述描寫,加進了柳湘蓮抱尸大哭的鏡頭,由情感劇變,轉化為感情真切,二人用壯烈行為與愛情堅守,打動著觀眾。但連續劇略去原著中柳湘蓮冒著風險買棺送葬,在表達上淡了味兒。以上幾例,足以反映出連續劇制作者改編與創作的深厚功力,讓觀眾如我看得非常過癮?!扒叭迸c“原80回”可否并轡未敢貿然說是,但可以肯定:前者是與這匹駿馬相配的好鞍!

        2.“后六集”,就不像“前三十集”那樣讓人看好,因其所面對的原著“續40回”,被認為存在諸多不足,不像對“原80回”那樣“基本依傍”,但也沒有像有的評論者所說的“推開了高鶚”。連續劇對“續40回”所采用的,筆者將其歸為兩類:一是直接采納或略做改進,如元春薨逝、迎春慘死、司棋碰墻、鴛鴦自殺、惜春入佛門、襲人嫁蔣、寶玉出家以及金桂勾引薛蝌等。二是依據“續40回”提供的材料、線索或者受“續40回”啟發,參照曹雪芹伏筆,吸納學術成果,結合制作者的思路,做了大的變動、大的充實,黛玉焚稿、探春遠嫁、香菱歸陰、璉懲鳳姐、查抄賈府、賈政寶玉等人一起被拘、賈母謝世、巧姐獲救等屬于此類??梢哉f,連續劇“后六集”與原著“續40回”密切相關。至于丟開“續40回”而由連續劇制作者獨立創作的,有,但不多,最典型的是獄神廟監押、鳳姐之死、湘云流落風塵。

        最讓筆者矚目的是探春遠嫁,連續劇摒棄了“續40回”草草了事的那幾筆,參照曹公暗示,爐灶幾乎另起,閃著諸多亮點:其一,遠嫁之前,安排了迎春回來訴苦,加濃了悲戚的氣氛。其二,將遠嫁置于前線戰敗、朝廷決定議和的背景下,讓這場婚事帶有更廣闊的社會意義。南安太妃硬是要認探春為義女代自己親女遠嫁,反映了等級制度下鯨吞魚、魚食蝦的嚴酷現實。其三,為進一步深化人物形象提供了平臺。寶玉拳頭擊桌子說:“國家有難,文武大臣都干什么去了?讓一個弱女子去和番?!彼騺頊睾蜌忪o,這會兒怒氣沖天,既是對嚴酷現實的有力反彈,更讓他的形象豐滿。其四,含情飽滿,感染力大增。下面情節值得豎起拇指稱贊:此前,探春與生母趙姨娘因各種原因感情疏遠、陌如路人。在女兒遠去再難相見的此時此刻,趙姨娘母女二人相抱而泣,“空鏡頭”切入,以海浪猛擊岸邊的巖石,來襯托母女二人的內心波濤。告別的那陣子,畫外獨唱的“一番風雨路三千……”沉婉悲戚,撥擊人心。趙姨娘老遠欲要沖上前去與女兒再次擁抱被阻時很是無奈,只好掩口垂淚,比起高鶚“續40回”女兒遠嫁時親母幸災樂禍的敗筆,有天壤之別,原著中一無是處、形象單面的趙姨娘也立體起來。接下來,作為哥哥的寶玉當著迎親者之面與妹妹最后相見,并且攜手向前不離不舍。這在人倫常規上不怎么妥當,但卻得到藝術常規的認可。尤其探春最后滿臉淚痕地回頭一望,可引來諸多觀眾上前拉住挽留的欲念。觀眾的情感與感情的喚醒水平,一同被空前激活了。這一集題目在“探春遠嫁”前冠以“傷離別”三字,更讓觀眾揪心。其他如第三十四集賈璉揭出王熙鳳嘴臉,似乎依照了曹雪芹“一從二令三人木”的暗示編制,起伏跌宕,環環相扣,也有看點。

        (三)連續劇的不足

        連續劇中存在不少問題,如第二集的題文脫節,第十二集標題錯字,第三十集香菱死得突然,第三十一集連續兩次丟玉,第三十六集劉姥姥救巧姐的情節中也硬傷顯顯,這些小的差錯、敗筆,僅筆者發現的就有二三十處,但都不傷筋骨沒有必要細述。大的失誤也有幾處,尤其下面兩例:胡子一大把的賈赦迷上了賈母身邊十七八歲的丫鬟鴛鴦,這種讓人臉紅的事兒自己不好露面,指派夫人出來拉線?!霸?0回”這般巧妙的處理,既凸顯了這位老騷貨的飽經世故與老奸巨滑,邢夫人的卑賤也鮮明了許多。如此的精彩,在連續劇中卻另是一樣:畫面雙線并用,一條線是鴛鴦在賈母跟前的斷然拒絕,另一條線是賈赦在花轎旁等待已久依然不見新娘蹤影的無比尷尬,接下來是這位不耐煩的新郎,當著眾人的面高喊:“我要報仇!”且是那么地聲嘶力竭。請問,連出面都不好意思的老家伙,能這樣地自討無趣、自找難看、自取其辱嗎?當然,你有錢有勢可以報復,但人家不曾傷你胡子一根,“仇”從何來?牛頭不對馬嘴!在此要細談的另一例,是長達56分鐘的第三十三集,內容龐雜,藝術性遠遠比不上“續40回”的描述,這且不說,還出現大小兩個敗筆:小敗筆是,寶玉的婚姻因涉及到釵、黛兩位女子,在賈府是個敏感話題與絕對秘密?!袄咸胱寣毝斎⒘止媚铩?,錘兒并未最后敲定,鴛鴦卻是隨意將尚是保密的這一信息吐露給黛玉身邊的丫鬟紫鵑,與她沉穩而不浮躁的性格很是不合。大敗筆是,園子里有人大聲說宮中娘娘指令的婚姻是寶釵配寶玉,機密泄露得如此明目張膽,竟讓站在樹下的黛玉老遠聽到。這樣的笨拙安排,遠不如續書96回黛玉從傻大姐那兒無意中得知更切合生活一些。這一刻,黛玉面臨的是賈府兩種相反的消息:賈母要寶玉娶她與宮中娘娘指婚寶釵,寶玉就要回來與至今下落不明。她的當務之急是切盼寶玉安全歸來,并將消息真假弄個水落石出才是,怎么就匆匆忙忙焚起寶玉贈她的定情之物“舊絹子”與滿含愛情的詩稿來?況且,寶玉本無錯,黛玉焚稿的理由何在?在續書97回里,黛玉猜測寶玉愛心轉移才去焚的,她“狠命的撕那絹子”,緣于對這位“負心”漢子的恨?!八骸钡募毠?,“情”的含量豐腴,最有看點,被諸多地方戲吸納了。廣為人知的越劇《紅樓夢》的“焚”以及少不了的“撕”,早已刻入人們記憶。對此,連續劇繞也繞不過去,不得不“焚”它一下走走過場,那么顯眼的“撕”手絹的動作也不得不略去。焚稿、魂歸,乃為續書中最精彩的情節,在連續劇中色調全失。還有,奴性十足的襲人瞬間變成了暗中使壞的奸人,連續劇讓一位女仆背上破壞寶、黛婚姻的黑鍋,明明顯顯地路兒走偏。以上這些,品之味同嚼蠟。筆者很是贊同羅藝軍先生的點晴之語:“電視劇的處理完全喪失了小說的力度和美感?!保?]請注意,用了“完全”二字。接下來的“淚灑相思地”也很平平,這一集對連續劇質量明顯是在拉低。

        二、電視平臺,對87版《紅樓夢》連續劇傳播效果的拓展

        (一)電視媒體傳播功能的有效發揮

        面對網絡沖擊的鋪天蓋地,書籍在傳播上幾乎全線潰退,電視領地雖有失守但仍保持一定剛力。網絡因其碎片化、膚淺化、庸俗化等軟肋,只是傳遞一些亞文化信息,系統而重大的文學信息傳播,依然留在電視肩上。電視媒體優勢顯顯,文字符號無法企及:其一,能提供動態性的時、空一體畫面。第三十六集寶玉老遠瞧見賈雨村被裝在囚車里,而解押者正是先前他身邊的門子,就禁不住地狂笑,沒有語言文字,卻清楚不過。其二,組成了聲像一體的信息通道,具有符號系統的互動性、兼容性。第一集林黛玉初見賈母,兩人緊抱含淚抽泣的婆孫情深,通過聲畫雙渠道表現得淋漓盡致。其三,“社會傳播是一種信息共享活動?!保?]電視傳播一對多的規模性以及射程遠、覆蓋面廣等優勢,在信息共享上大大強化。其四,電視鏡頭的切入、切出,淡入、淡出;全景、近景、中景的景別變化以及特寫鏡頭、空鏡頭、遠鏡頭的交替;推、拉、搖、移等鏡頭的運動;側、斜、正、平、俯、仰的攝像角度變換;音響、樂曲的配置等等,讓聲畫合一的影像更加逼真。其五,并列、交叉、隱喻、顛倒等蒙太奇手法的運用,將鏡頭、場面、段落合乎邏輯地重組起來,產生了連貫、對比、呼應、聯想、懸念等效果。以上這些,形成巨大的傳播效力。原著中50多句的長詩《葬花吟》,普通讀者難有耐心讀完,但在電視劇中通過人物的姿態、表情、景色、配曲,生成了強的誘力,前后花了近6分鐘,占據該集45分鐘的1/8上下,卻一點兒冗長感也沒有。其六,速傳性、通俗性、娛樂性,均能調動觀眾的接收興趣。電視劇每集40分鐘上下,不足40分鐘或超過50分鐘的極少,能夠維持受眾觀賞的興奮期。其七,制作隊伍中,導演王扶林,編劇周雷等三人,顧問委員會“紅學”專家王昆侖、王朝聞等,民俗指導鄧云鄉,作曲家王立平,哪一個不是行業的頂尖人物?一大批精英的聯袂,豈能不出精品?此外,首播的平臺央視一頻道,本身具有強的傳播功能。

        (二)優秀的演員群體對于傳播效應的有力強化

        1.首要素質是演員對角色的準確把握。這就要求演員們既要抓準角色的內質,又要把握角色在不同環境中的心理狀態。張靜林對晴雯花容月貌、心靈手巧、率直純真的特質,尤其對這一角色不同場合的心理狀態,拿捏得都很到位:撕扇子時眼神中那種得意、爽心、任性,抄檢大觀園時那種率直、敢為、不低頭的倔強,彌留之際的于心不甘,這些區別很大甚至相反的心態,都在劇中表演得恰到好處,讓出場并不很多的晴雯深入人心。尤三姐對賈珍、賈璉的隨心戲謔,是依據原著65回“由著性兒拿他兄弟二人嘲笑取樂”一句生發開的。扮演者周月做了大膽發揮,可能是自己也可能是依據電視劇的要求而為:酒席宴上,尤三姐一個胳膊搭在賈珍肩上,另一只手響響給他哥兒倆拍桌子,指著鼻子辛嘲辣諷,然后抱賈璉的頭強給灌酒,將賈璉、賈珍兩人的頭猛地相碰,接下來將桌子上的飯菜揮手推到地上。一會兒怒罵,一會兒傲笑,她那不畏權勢、剛直潑辣的性格,全都呈現出來。這固然與周月不凡的演技有關,主要緣于她對角色把握得精準。

        2.表演技巧是演員在準確把握角色內質基礎上的藝術呈現,以眼神、表情、姿態與語音中的含情蓄意、抑揚頓挫、高低強弱而靈巧配置,形成視聽語言和造型手段的有機融合。

        在呈現效果上,體態比不上表情,這緣于“人的面部可以表達成千上萬而又十分微妙的表情?!保?]王熙鳳毒設相思局,不必看后果上的害人至死,僅就她兩次回頭笑、兩次拍賈瑞的肩、一次故意的生氣,一步一步地引誘賈瑞上了鉤。還有她坐轎時那眼神,自言自語中的惡狠狠。這一切,將她所“設”之“毒”全部兜底出來了。雖說電視劇這一故事基本依據原著,但在具象化時,更生動、更含情、更有吸引力,這除了源自于連續劇的制作技巧,更多的是鄧婕的表演之功。劉姥姥討好時的尷尬與善良,讓沙玉華也演活、演神、演到家了。

        眼神,又在表情中唱著主角,“作家描寫人物常在眼神上著力,就是因為‘眼睛是會說話的?!保?]對準兩只眼的特寫鏡頭,能將最典型的表情放大后捧給觀眾,而電視劇各類眼神的特寫鏡頭確實不少。王熙鳳對賈母的媚,對下人的威,對觸犯她利益者的怒,勾引賈瑞時的蕩與浪,均都精準到位,鄧婕被贊“演活了”。陳曉旭依據林黛玉的性格,除了對寶玉有時的秋波一閃,眼神限定為憂、愁、悲、淚,將原著中的“籠煙眉”“含情目”搬上了屏幕,被譽為“我們心中的林黛玉”。歐陽奮強的寶玉、東方聞櫻的探春、郭宵珍的湘云、鄭錚的鴛鴦,也存活在觀眾心里,其表情、眼神立了大功。

        電視劇對上述優勢的有效發揮,帶來的傳播效力也就不可小覷了。

        (三)87版電視連續劇在《紅樓夢》傳播史上的地位

        文學作品的傳播效應取決于二:被傳播的客體本身的價值大小,傳播方式和方法的靈巧程度,前者起著主導作用。在古代,作品的文本價值和傳播效應基本相應,到了現代就出現了二者的脫節,地攤文學、通俗小說的傳播大大地超越文本價值,而有水平的文學作品卻很少有人問津,緣于后者的傳播渠道堵塞不暢?!都t樓夢》原著在傳播學上有著讓人耳目一新的奇特:“原80回”傳抄中就已傳播,形成了“開談不說紅樓夢,讀盡詩書是枉然”的局面以及“紅學”研究的開啟。其中脂硯齋等人的批注所產生的傳播價值與效應一直延續到今,或許還會波及后世。當代曾有一度,由《紅樓夢》改編的各種戲曲以及影視劇、歌舞劇、話劇雨后春筍,可惜這樣的“曾有一度”只曇花一現就葉蔫枝萎。自二十世紀末以來閱讀圈子不斷縮水,《紅樓夢》原著只能“玉在柜中”“釵于奩內”了。當王扶林了解到高校學生很少有人觸及四大名著時,決心用電視劇將《紅樓夢》以全本推向社會,這部巨著才“待時飛”了,達到了“求善價”的傳播效果?!都t樓夢》電視劇面世30載之際已播千次,播放量上億,網絡評分9.4分,越南、柬埔寨、緬甸等語版本也相繼出現,業界興奮地譽其為“被改編的影視劇作中無法超越的經典”。如今《紅樓夢》原著足跡早就跨到全球,在捷克、斯洛伐克、俄羅斯、馬來西亞等國有了傳播熱。然而“紅學”專家對其傳播方式的優化、傳播渠道的暢通、傳播水平的提高諸方面的研究仍顯不夠,需進一步加強,要知道,作品加上傳播,才是文學的完整意義。研究文學,也應研究文學信息傳播。(原載于《本部學刊》3月號上半月刊,本網刊發時略有改動)

        參考文獻:

        [1]羅藝軍.站在巨人肩上和站在巨人邊上——評電視連續劇《紅樓夢》[J].紅樓夢學刊,1987(4).

        [2]郭慶光.傳播學教程[M].北京: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1999:5.

        [3]陳少華.情緒心理學[M].廣州:暨南大學出版社,2008:71.

        [4]楊若文.新聞情感信息的開發與傳播藝術的提升——新聞情感信息傳播探討之八[J].今傳媒,2009(10).